[摄影]用相机作为素描本采访自由摄影师茹楚庚

:[摄影]以相机为素描本,采访自由摄影师茹楚庚,网名为默多克勋爵、雷内·里耶(Rene Rioje)、驼背老人等。 60岁以后,他的祖籍是江苏涟水。 诗人、自由射手、跨境评论家 江苏呼吸诗歌学校和中国街头摄影队成员,现居南京 以下是摄影记者对摄影和诗歌的采访问答采访:小哈采访:茹楚庚问: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?茹:我第一次接触摄影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。当时,我在一家国有工厂担任宣传官员,主要是拍摄一些单位的会议。 我记得我用的第一台相机是工厂里的上海海鸥120。它通常在有拍摄任务时离开,而且工作要求不高。只要你不在领导讲话时失去他的尊重,一切都会好的。 拍完电影后,我洗了自己。没有特别的暗室。我找到一块大黑布,把它放在乒乓球桌上。当我进去的时候,我做到了。我花了几个小时做这件事。 那时,他还很年轻,刚刚20出头,逐渐对旅游和摄影上瘾。 我第一次去桂林。我在象鼻山风景区买了我的第一台相机,这是一台叫迪宝的塑料玩具相机。 正是这架相机陪伴我穿越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,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场景。 问:你认为摄影的魅力是什么?芸香:布列松曾经说过相机是素描本,是捕捉瞬间灵感的工具。你必须马上问你看到的所有问题,然后做出决定。你可以通过有限的取景器向人们解释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。这是最简单、最直接的表达,但也需要你对几何构图的专注、训练、敏感和美感。 人们经常被摄影技巧感动,但我不喜欢夸大技巧的效果。 我被它感动的原因是真正好的技能只服从神秘的内心世界。 摄影师知道花的背后有甜蜜和微笑,上帝给了我们各种各样的痛苦。因此,你可以触摸这朵花的任何其他东西。 问:抽象摄影领域吸引你的是什么?茹:我被国有企业解雇后,30多年来我暂时不再熟悉这个小县城,开始了品牌策划业务。 当我第一次来到南京时,我对南京的地域文化和民国时期南京的历史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我发现整个金陵市都被高大茂盛的法国梧桐树覆盖着。 从树皮,你可以欣赏宇宙的变化和世界的变化,你可以看到一个广阔多彩的世界。 小到景点、房屋和树木、动物和鸟类以及戏剧人物等。 除了树上的人文氛围,斑驳树皮上千变万化的图案也深深吸引了我。 闲暇时,我去收集梧桐树的地方,发现树上有有趣的树皮。我拍了照片。 南京老城东、中山陵、美灵宫、长江路、中华民国建筑风格区、南义和石楠大学都是必去之地。 有时,拍摄会根据天气、光线、季节等因素重复进行。 有些街道照片像马蒂斯的线条,有些像朱新建的风格。 问:作为一种独立的创作形式,你如何理解和掌握抽象摄影?茹:我最渴望的是把握眼前正在展现的一种情况的全部本质,用两只眼睛看待我看到的事物,一只像孩子一样好奇的眼睛,另一只是过去的经历。 其余的,你只需要记得按快门。 小说家杨海林曾经用我的一部树皮摄影作品作为教材,给一些报社记者上了一堂生动活泼的培训班。他想通过各种各样的吠叫来折射这个多变的世界,让孩子们的想象力得到充分发挥。 “像一只斑点狗踢球”,“像一只跳跃的山羊”,“像一只回头寻找母亲的鹿”...孩子们都发挥了他们的想象力,急忙举手发言。 孩子们聚集在杨先生周围,希望他们说的是正确的答案。但是谁知道杨先生笑着说,“只要你认为它是对的,那么它一定是对的。” 对于从事抽象摄影的人来说尤其如此。 问:诗人的身份如何影响你的摄影风格?茹:读完我的抽象摄影作品后,著名书法家朱晖把这本书赠送给了我“超越形象,基于漂泊的心”。他认为这些作品不乏理性的哲学思考和诗意的光芒。他说:“看着这些作品,不难发现摄影师以诗意的眼光拍摄了照片,他拍摄的是一个与世漂浮、隐藏一切的生活大境界。” 1976年我开始写诗,1981年我发起成立了知止诗歌学会(后来改名为我们的诗歌学会),编辑出版《祥云》和《我们》现代诗歌系列 1986年,江苏“呼吸诗派”与王干、龚文海、段安海、张赵华等人一起参加了由《诗歌日报》和《深圳青年报》主办的“1986年中国现代主义诗歌团体展” 可以说,诗歌伴随着我最美好的青春岁月,应该说它影响了我至今的生活。 问:你是如何突破摄影瓶颈的,你是如何创新过去的摄影主题的?苏珊·桑塔格说得很好。人们总是认为相机只能捕捉现实,而不仅仅是解释现实。但是照片和绘画对世界的解释是一样的。 每次使用相机,它都带有侵略性。 摄影本身就是对自然的冒犯。它是向世界展示你的发现,并揭示它的一些可能性。 问:你能和我们谈谈树皮系列吗?你是如何看待这个话题的,它是如何吸引你的注意力的?茹:偶然,我和1996年后的诗人宗昊碰上了一个新的艺术理念,那就是把我拍摄的树皮作品作为一幅画,然后根据作品所呈现的意境来配诗。这是后来出版的诗歌意象集《树皮录》。 树皮使诗歌更有趣,而诗歌使树皮更美丽。 2018年4月21日,我和宗昊受邀参加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独立出版展“706空室”,并被档案馆永久收藏。 问:你以后想尝试什么新的摄影主题?你对未来的摄影生活有什么期望?茹:受树皮射击的启发,我突然又注意到铁锈、油漆、墙壁、建筑材料,甚至鸟粪。 从墙壁、汽车、绘画过程来看,视角的多样性使这些画面更加令人震惊 我也准备接受我朋友的建议,将这些摄影作品转换成丙烯画、油画、水墨+综合材料的油画。 问:你能总结和介绍你在抽象摄影创作方面的经验和见解,并与我们的摄影朋友分享吗?儒:最近编辑的《中国图像学家抽象图像学的杰作》说,我的抽象风格静止图像艺术的代表作品如《穿梭》、《虚无》和《洞察》以现实中自然形成的墙壁风景为构成元素来表达个人的艺术感受。 最后,我想用爱德华·布巴(Edward Bubba)的话来鼓励所有的摄影师:摄影师实际上是一无所获的人,但他一直希望到最后一刻。 这一希望激励他坚持不懈。 摄影师可以保持年轻,因为他们希望给张成功拍照,直到最后一刻。 /////////////附件是茹楚庚写的一些诗。如果你也是摄影师,想与我们分享你的摄影故事和作品,请联系我们的迷你编辑微信(身份证:身份证:idanluo),并注明“采访”。我们将联系您进行采访,并在公开号码上发布推文。!总编辑:黎明酒杯栏目编辑:小哈☆☆☆☆☆☆☆欢迎加入摄影与诗歌圈《摄影与诗歌》媒体同名读者聚集地。欢迎来到这里,逃离喧嚣,释放你的摄影和诗歌,品味艺术和生活。 我们用文学和艺术来对抗生活的平庸和琐碎。 他用他的相机为我们录制了一个真实世界的负责任的编辑,不让公众看到。

发表评论